環境經濟文庫:最新更新
The reality of carbon taxes in…
環境保護稅征管存在的問題與改革建議
完善環保電價政策,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
環境保護部環境規劃院發布中國環境經濟政策年度報告(2011-…
環境經濟政策須完善科學決策機制
中國環境報:自然資源資產產權制度十問
環境經濟政策創新需要法律支撐
美報:中國的污染減排經濟學
綠色新政:多重危機下的系統創新趨勢
馬建堂:關于污染減排的理論框架和政策建議
歡迎光臨中國環境經濟網 http://www.avqqln.live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 >  環境經濟文庫 >  其他
 
 
   發表日期:2013年10月24日         出處:中國環境報    作者:童克難 董楠   已經有1818位讀者讀過此文

 

環境經濟政策創新需要法律支撐

 

發布部門:中國環境報  發布時間:20130828

 

資源環境約束日趨嚴重,加快國民經濟綠色轉型勢在必行。環境保護是生態文明建設的主陣地,也是綠色轉型的主要推動力之一。這對環境保護制度創新提出了更高要求,特別是環境政策法制方面,必須強化綜合宏觀職能,在宏觀經濟政策制定、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調整結構優化布局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環境經濟政策通過經濟調節、市場手段,將隱性的環境成本“顯性化”、外部的環境成本“內部化”,有力調整企業等市場主體的環境行為,是環境政策法制最重要、最有效的創新之一。

我國從2007年起,逐步實施綠色信貸、綠色保險、綠色稅收、綠色證券、綠色貿易等多項政策,市場機制在環境保護中的作用逐步顯現。近年來,各地在落實各項環境經濟政策上取得了積極進展,但進一步的創新發展亟須國家層面的立法支撐。

綠色保險如何才能叫好又叫座?

目前,根據我國相關法律規定,綠色保險基本局限在適用《民事責任公約》的范圍內,且只有與油污、危險廢物等危險性活動密切相關的險種。我國《環境保護法》等基本法尚未提及綠色保險。這將增大保險人在經營綠色保險時的不確定性,從而加大保險人的風險成本。因此,在我國開展綠色保險亟須完善環境責任立法。

同時,一些地方環保部門建議,一是應完善環境風險評估、環境損害鑒定評估等方面配套技術規范;二是創新管理手段,例如研究將環境風險管理與環境應急過程中的風險源評估相結合,以降低推行保險的成本;三是建立健全更全面和系統化的激勵和約束機制,例如加快研究財政補貼投保企業等政策。這樣綠色保險才會有更廣闊的發展空間和更好的發展前景。

綠色保險自2007年在我國啟動試點以來,已經取得積極進展。據介紹,四川省于2011年啟動這項工作,在省政府的直接推動下,省環保廳加強與銀監部門、保險公司的合作與溝通,第一年就有100家企業參保,2012年又增加200家,2013年再增加500家。截至目前,一共有800家企業參保,而且企業的參與度和積極性較高,取得了較好的成效。

實際上綠色保險已經在近20個省市地區實行,還有一些省市正在對高環境風險企業進行全面排查,確定試點企業名單,搭建保險企業與試點單位溝通協調的平臺,使環境管理手段前移,從“事后懲罰”轉變為“事前防備”。

這些做法表明,綠色保險逐步成為提高企業環境風險意識的有效機制。然而,各地在實際操作中,面臨著法律法規依據不足的瓶頸,特別是強制性保險依據的缺乏,成為制約綠色保險發展的最

■ 綠色信貸和信用評價如何發揮更大作用?

利益與履行社會責任之間存在矛盾和利益沖突,另一方面,由于缺乏統一的統計方法和衡量標準,對綠色信貸的數據統計各家銀行也有所不同。可見,要保證綠色信貸政策能夠得到切實落實,必須引導銀行將綠色信貸上升至本行發展戰略,嵌入內部管理流程,才能提高商業銀行的內生動力,實現綠色信貸政策從被動執行到主動實施的轉變。

綠色信貸政策在我國實施以來,在環保部門、人民銀行和銀行業監管機構的積極推動下,取得了積極的成效,已經進入全面發展階段。

據了解,2008年,福建省出臺了關于全面落實綠色信貸的措施,這項工作從理論上說是雙贏的,對金融系統來說可以規避一些金融風險,對環保部門來說可以為企業提供服務。但近幾年來,由于一些地方政府干擾環保部門向銀行機構提供環保信息,成為推廣這一政策的最大阻力。

綠色信貸信息包括政府信息、企業信息和商業銀行執行信息,要達到環境保護、降低風險和環境管理的目的,三者之間的信息必須相互反饋,以檢驗其效果與質量,而現實卻是信息割裂、畫地為牢。這造成了綠色信貸決策的效率與質量的降低,影響綠色信貸工作的開展。

此外,相當一部分的高污染企業仍然是銀行機構的主要客戶和利潤來源,一些銀行機構對綠色信貸不積極,也很少將環境信息使用效果反饋給環保部門。同時,一些企業打著“低碳”旗號,做的卻是“高能耗”項目,給“綠色信貸”埋下了風險隱患,這讓銀行業陷入了左右為難的尷尬境地。

■ 如何推進生態補償和排污權交易工作?

長期以來,生態區域補償是以“誰開發誰保護、誰受益誰補償”為原則,以區域政府為主體,建立環境資源污染損害補償機制。生態環境作為公共產品具有很強的外部性,需要財政轉移支付這樣一種協調機制和均衡制度來解決地方公共產品外部性問題。

據此,在生態補償政策方面,不僅是環境與經濟的需要,更是政治與戰略的需要。要完善發達地區對不發達地區、城市對鄉村、富裕人群對貧困人群、下游對上游、受益方對受損方、“兩高”產業對環保產業進行以財政轉移支付手段為主的生態補償政策。

為了保障生態補償和排污權交易工作的推進,安徽省、浙江省在國家的統一安排下,在新安江實施了跨省流域水環境生態補償試點,取得了一定的實效。河北省已經完成排污權有償交易400多單,力度較大,有效運用了法律與內部機制。

同時,各省分別有效利用市場力量實現環境保護目標和優化環境容量資源配置,降低污染控制的總成本,調動污染者治污的積極性。昆明市環保局的做法是,主動與司法部門聯合創新,形成了公檢法部門主動提前介入機制,同時,對環境重大事故責任實現“一崗雙責制度”,取得了較好的成效。

目前,福建省已初步建立了生態補償機制,主要包括生態公益林生態補償、重要水源地生態補償、礦產開采生態補償和水土保持生態補償。福建省認為,從生態文明制度建設的高度看,現行生態補償政策還不夠完善,主要有3個“軟肋”:一是尚未建立起生態補償長效機制;二是生態補償標準偏低;三是生態效益補償籌資來源少。

一些地區環保部門建議,針對法制支撐不全,需要進一步加大環境政策的法制建設。此外,由于補償標準不夠全面,補償資金用途過窄,基本上只能用于生態環境保護,不能用于有利于當地發展的其他領域,影響了保護地區生態保護的積極性。

不可否認,排污權交易與生態區域補償是環境容量外部價值性的宏觀與微觀兩方面的體現。兩者應該統一規劃與管理,根據需要,對企業或地區的排污情況進行合理的過程重置。因此,在管理過程中,應削弱政府的控制力,更多引入市場機制,平衡排污權交易過程中出現的問題。以排污權交易資金為補充,以排污收費資金為基礎,形成區域補償專項資金,從而滿足區域協調發展的需要。

綜上所述,我國環境經濟政策的創新取得了積極的進展和較好的成效。政策只有變為法律才能保證它的穩定性和國家的強制性。

相關專題: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信息

相關評論:
  打印本頁
Copyright © 2005-2010 中國經濟環境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16948號
 
透码